大佬们组的这个高端局,最开始大家友好热烈的进行了跨领域的交流,在文化、艺术、金融等方面交流看法,对热点事件进行了深入剖析。

    随着交流的深入,各位大佬逐渐发现彼此在诸多领域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这使得讨论愈发激烈,火花四溅。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

    陈振江见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他站起来提了一杯酒:“同志们,让我们再一次欢迎曾总的到来,接下来大家可以拿出干货向他展示了。”

    冶金建工的邹志伟带头起哄:“王总领教过曾总的长处,还是由她来开头吧。”

    王慧嘴角上扬,瞥了他一眼,惋惜道:“是啊,曾总对我了如指掌,不如还是皱来开头比较合适一些。”

    邹志伟略显无奈的摇头:“哎呀,那好吧。怪不好意思的,可不是我炫耀,我们最开始是冶金工业的配套公司,工业与民用建筑、市政和公路都是顺带的,一不小心做成了国内资质一流的企业。那时先辈们跟着国家一起成长,也是吃了不少苦的。特别是钢结构,对我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啦。”

    真不是他装十三,他们公司是真的很强很强,搞基础建设可是俗称小能手,建筑产业的领跑者也不为过,谁让他们是冶金工业建设方面的国家队呢,还有工业设备及非标设备从设计到生产一条龙服务。

    一上来就是王炸,曾轶铭脑瓜子有那么一刹间的空白,很快他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敬了皱总一杯酒。“皱总,我敬你一杯。祝福你更上一个台阶,也祝福我们的国家队越来越好。”

    邹志伟:“哎呀,以后就是兄弟企业了,用不着这样的。来,小兄弟,干了这杯酒。以后有事没事尽管给我打电话,喝茶喝酒都要想着老哥我。”

    他说完仰脖一口而净,还朝小曾同志示意了一番空杯。

    曾轶铭喝完给他面前的空杯中斟满酒,这才退回来继续听他们吹牛。

    铁工局的闫冬辉腼腆的笑了笑:“我们公司和皱总的公司差不多,他们重心在冶金,我们则更注重铁路、机场等方面。”

    他说得很含蓄,王慧悄悄告诉他,这家企业是当初扛“开路先锋”大旗的第一批人传承下来的。

    曾轶铭现在已经免疫了,面对低调的闫总,他心中好感度狂飙。他扫了一眼桌上也没几人,真诚敬了一杯酒,越有实力越低调,他算是领教学习到了。

    陈振江左右看了看,将话题接了过来:“刚才邹总没说完,他的装备这块没说,而我们公司也有装备安装,以后我们要加强这块的沟通和探讨,其他专业我们都一样。”

    他说完看向曾轶铭,眼神中藏不住的嘚瑟:“我们公司鲁班奖和银质奖、科技进步奖、五一奖拿到手软,曾总要加油。”

    曾轶铭的笑容有点僵硬,没办法,人家底蕴深厚,不是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能比的,他又敬了杯酒:“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我今天只是王总带来学习的。”

    少城建工的穆云波见他们该说的都说了,他能说啥呢,最后他翻起了历史:“这么说吧,全蜀都第一栋框架商业是我们公司完成的,完成了全国第一个一万级洁净度的建筑。”

    他说完苦笑着看向曾轶铭:“曾总,我们在97年就开始办民工夜校,最近几年将学校这块业务剥离出来了,成立了专门的建工学校。不然你这次可讨不了便宜。”

    曾轶铭还能说啥呢,他认同点了点头,重复着敬了一杯酒。

    最后轮到王慧了,他和曾轶铭大眼瞪小眼,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事情说与几家巨头听。

    “哎,别忘了我们今天的目的,合作建设一家钢结构建材厂。这几年工业建筑越来越多,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啊,这里面的利润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说完不再说话,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扫向几位大佬。

    曾轶铭此刻心中何止有点慌,自从他知道上次的贷款可能还不够之后,一直深居简出,刻意回避这种类似投资类的事情。

    千算万算,还是没能逃过被算计的命运。

    穆总看大家都笑着看向他,他知道逃不过牵头的命运,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嘴唇,开口说道:“众所周知,我们确实是作建材起家的。既然如此,我让建材分公司牵头,派驻管理人员重新成立一家特种材料股份公司,今天在座所有人的股份按15%认领,但是不得参与管理,管理人员和职工按10%预留期权。大家有没问题?”

    邹志伟率先表态:“既然大家都不说话,我就替大家拍板了。这样,我们前期先投入四千五百万进入这个账户,如何规避各家单位的风险,由专业会计去考虑,前提是不要影响我们几家以后进行招投标。”

    大家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自此以后,大家都算是绑在了一条船上。

    邹志伟笑道:“走,大家都喝尽兴了吧,今天我高兴,洗脚房已经安排好了。去之前我再啰嗦一句,这些内容只限于我们几人知道,可千万别传出去了,到时候其他公司怎么看待我们。”

    闫冬辉此时也打开了话匣子:“其实不影响的,我们私下是朋友,生意场上该竞争还是要全力以赴,竞争越激烈,社会进步越快嘛。”

    王慧在后面悄悄对曾轶铭说:“怎么样?我怎么感觉你兴致不是很高呢,有心事?”

    曾轶铭忙摆了摆手,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认真胡说八道:

    “没事,最后几口酒喝得有点急,不太适应。”

    王慧听了咯~咯~直笑:“生意场上哪有不喝酒的,也就是你最近几個项目接得容易,以后你就知道了。”

    她并没给他说清楚,不喝酒怎么收款?

    即便有些应收款项,你关系如果没处理好,喝死了都收不回来。别看他现在接这些项目,到时候如果业主单位换届了,你准备好如何处理了吗?

    他则不知道这些,他现在正全身心享受足浴带来的快乐。

    有句俗话说得好,你想知道哪个行业景气,你都不需要去做社会调查,只需要在KTV和洗脚房去逛逛,多关注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章节目录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流浪旧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旧城并收藏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