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穆秋叶这么一闹原本还有希望将李毅等人拉入到自己麾下的穆夏言感觉这一次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如果自己再去逼迫他们很可能会让李毅等人产生严重的逆反心理。

    因此穆夏言只能放任李毅他们六人离开。

    虽然李毅他们这一次没有参与到对抗草原大军的行动中来,但是穆夏言却并不担心。

    因为穆夏言知道只要自己这边有穆君合在他日后还是会有机会再次见到李毅等人的。

    “公子如今草原大军已经是枕戈待旦我们为何不参与到宗正寺对他们的征讨之中呢?”

    当他们六人骑着战马离开之后鬼医有些不解地问道。

    之前他可是听说了李毅与草原大军之间是有仇的,他甚至还偷袭过草原大军的大本营将成功地斩杀了土谷王又俘虏了鲜卑可汗。

    所以按照鬼医的想法李毅应该会抓住这次机会主动出击才对。

    可是结果却是李毅态度坚定地拒绝了宗正寺的招揽。

    “你觉得这一次宗正寺和朝廷的合作能够抵挡得住草原大军的进攻吗?”

    李毅却是不答反问道。

    “难道你觉得宗正寺他们这一次会失败?”

    鬼医闻言不由一惊。

    “他们之间本就是相互敌对,现如今虽然因为草原大军迫不得已联合在一起表面看上去他们之间好像和好如初但是等到面临生死的时候双方之间之前的嫌隙必然会彻底爆发,到时候他们怕是不用草原大军进攻就会自己溃散。”

    李毅直接道出了宗正寺和朝廷联合之间的最大弊端。

    “看是既然我们都能看出其中的弊端那么宗正寺和朝廷难道看不懂吗?”

    齐朝也很不解地问道。

    “他们能够明白又有何用,我师父曾经说过这世间能够看透事物本质的人不在少数而能够做好事情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既能够看透事物本质又能将事情做好的人却是寥寥无几因为知行合一本就是成就圣人之道的必要条件,可你们看看自古以来又有几人能够成圣?”

    李毅冷笑了一声说道。

    其他五人闻言全部都陷入了沉思。

    他们觉得李毅师父所说的这番话非常的有深意。

    “公子既然如此我们不应该去提醒一下你师兄吗?”

    安肃思索了片刻突然开口询问道。

    “这一点你放心,我师兄定然已经看透了这件事的本质他不会轻易以身犯险的。”

    李毅却是摇了摇头。

    其实他这不是对穆君合有信心,他只是对自己的那位师父有着深刻的了解。

    虽然他的几个师兄性格迥异,但是李毅却可以肯定他们都从师父哪里学到了该如何保命。

    而穆君合作为天下第一剑客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去以身犯险呢。

    “既然如此那我们接下来该去往何处?”

    米义人随即询问道。

    而其他四人也纷纷将目光聚集到了李毅的身上。

    “我们先去城外找到大家再行商议。”

    李毅做了决定之后其他五人也没有异议。

    于是他们六人便骑着战马朝着西城门一路狂奔。

    当他们六人再次来到西城门的时候这里的守城士卒立刻围了上来将他们拦住。

    虽然这些守城士卒认得李毅他们是之前护送秦尚书一同出城之后又折返回来的人。

    但是他们却依旧拦住他们不予放行。

    不过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倒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多么大公无私。

    究其根本原因是他们想要让李毅他们几人出一些好处。

    对此李毅一眼就从他们那贪婪的眼神中看出了他们的所思所想。

    不过此时李毅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他便直接拉过领头的那个士卒然后趁着大家不注意将一锭分量十足的银两塞入到了他的袖子中。

    而那个领头的守城士卒小心地抖了抖袖子然后佯装为难后终于还是给他们放了行。

    不过也正是他的这一举动让那些还围堵在城门口准备逃出城的百姓们怒骂不断。

    可那个领头的守城士卒一句话就让那些百姓们哑口无言。

    “你们嚷嚷什么?这六个人之前可是护送刑部秦尚书出城的他们有官府的手谕你们如果有我也立刻放你们出城。”

    面对这样的理由所有人都不再言语。

    而当李毅他们出了城便一路快马加鞭朝着泗州郡城的方向狂奔。

    原本他们本以为他们在城中肯定要耽搁非常长的时间。

    但

    是由于草原大军的缘故城中的内乱一下子就解决了。

    加上李毅他已经确定了穆君合是安全的,并且穆君合自己提出了要参与到对抗草原军的行动中李毅也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就在李毅他们的快马加鞭的追赶之下他们只用半个多时辰就追上了敬子正等人。

    此时他们正在官道的一处驿站中休息。

    李毅便将城中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跟众人叙述了一遍。

    “没想到宗正寺和朝廷既然会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和解!”

    秦路明苦笑一声道。

    “他们只不过是暂时的和解而已,一旦草原大军进攻的事情被解决后他们定然会再次翻脸的。”

    齐老也认为宗正寺和朝廷之间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彻底和解的可能。

    “哼,说来也是讽刺没想到令宗正寺和朝廷暂时达成和解的竟然是大虞皇朝的宿敌草原人。”

    上阳先生也是无奈苦笑。

    他现在感觉自己年轻的时候那种满腔热忱一心想要为大虞皇朝鞠躬尽瘁样子很是可笑。

    “诸位我倒是觉得这一次他们很可能在遇到草原大军之后便会立刻分崩离析。”

    李毅却是直接给出了更加坏的猜想。

    “哦?难道说他们的和解竟然真的如此脆弱不堪?”

    上阳先生有些不可思议道。

    对此秦路明和齐老都没有开口说话。

    因为他们知道李毅的推测很有可能,因为这一次朝廷想要对付宗正寺的决心是如此之大同时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如此的惨重。

    而这一切朝廷不可能白白浪费的。

    关于这一点皇帝清楚,朝廷清楚同样宗正寺也清楚。

    “脆不脆弱我不清楚,但是我有感觉这一次宗正寺和朝廷很可能会被草原人给狠狠戏耍一番,到最后朝廷很可能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李毅皱着眉头说道。

    “你为何有这种猜测?”

    上阳先生不解地问道。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如今草原大军的行动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可疑了。”

    李毅随即给众人解释道。

    “李公子从哪里看出草原人可疑了?”

    齐老之前就听齐宁说过李毅他们可是从头到尾参与了草原大军攻击北部边塞的三郡战斗中。

    因此他对草原人的猜测应该还是很有直接分析的。

    “我感觉草原人从攻打北部边塞三郡的时候就很是可疑,为此当初我不惜深入草原大军的大本营想要在刺杀他们主帅的同时顺便再刺探一些消息。”

    李毅给众人解释道。

    “而当初草原人明明在北部边塞外面驻扎了很长时间就是不进攻,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海尹可以给他们解释一下,但是奈何这里的人并不全部都是值得李毅相信的因此他并不打算将海尹的身份公布。

    而现场除了亲自参与到北部边塞战斗的几人之外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草原军在进攻之前可是在边境处盘桓了好多日。

    这对于向来喜欢速战速决抢到东西就跑的草原人来说实在太过违背常理了。

    “后来当他们进入大虞腹后立刻兵分三路而且其中一路竟然能够在宋州停留数日而且还找到了那么多可以用来运送人员的大船时我便知道这件事情远不是我相信的那么简单。”

    李毅继续给众人分析道。

    “后来直到他们乘船一路南下的时候竟然在各州之间畅通无阻我便知道草原人一定是与圣恒帝达成了协议。”

    “可这与草原大军现在的行动又有什么关系?”

    秦路明还是不明白李毅想要表达的意思。

    “秦尚书你且仔细想想看与草原大军合作是否这对有志成为前超越古往今来所有帝王的圣恒帝来说乃是一场不成功便成为万民唾弃的昏君的豪赌?”

    李毅不答反问道。

    “没错,这件事情对于皇帝陛下来说的确是一件意义重大的豪赌。”

    秦路明思索了片刻一捋自己的胡须然后点了点头认同道。

    “既然如此那么秦尚书觉得在这些草原蛮子成功干掉宗正寺之后圣恒帝会允许他们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离开大虞皇朝吗?”

    李毅继续问道。

    “金陵城毕竟乃是大虞皇朝的龙兴之地,而且宗正寺说到底乃是穆氏一族组建的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在草原大军攻入金陵城除掉宗正寺后大虞皇帝都不可能放任他们不管。”

    秦路明捋着胡须道。

    “既然你我都能想明白这个到底难道草原人他们想不到这个道理吗?”

    “也许草原人知道陛下的意图但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反制朝廷呢?”

    齐老想了想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有这个可能,但是这毕竟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但是我师父曾经告诉我当做一件事情所获得的利益不足以弥补其所冒的风险时但凡是聪明人都不会选择去做。”

    李毅一字一句严肃地说道。

    现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之前我以为草原大军兵分三路其他两路一定是已经抓住了大虞皇朝的一些重要筹码,这些筹码足以保证金陵城外的这两万多人在攻入金陵城后能够安全地离开,可现在我却并不这么认为了。”

    李毅继续说道。

    “这是为何?”

    一直在旁认真听着的秦少妍终于忍住开口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刚才在耀武军中看到了很多朝廷派遣过来的一些人。”

    “什么人?”

    秦路明立刻询问道。

    “太子的虎卫军。”

    “什么?太子派遣他的虎卫军前来金陵城了?”

    秦路明闻言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大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太子的亲卫军吗!”

    秦少杰不理解为何自己的大伯在听到虎卫军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少杰你不懂这太子的虎卫军乃是大虞皇朝军队之中非常特殊的存在,他们既不归兵部和南司管理也不在大虞军队的序列之中。”

    “那他们不就像是私军一样吗?”

    秦少杰还是不理解,他觉得这所谓的虎卫军其实和藩王的私军差不多。

    “你或许认为他们与藩王军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双方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秦路明一下子就猜到了秦少杰的想法于是他给秦少杰解释道。

    “藩王军虽然算是私军但是他却要受到朝廷的监管,甚至就连皇帝的禁卫军也要受到朝廷的监管,但是虎卫军却不同他们却不受朝廷任何的部门监管他们就和刚才李毅说的宗正寺的青甲军一样乃是一支影子军队。”

    “那他们出现在耀武军中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秦少妍此时也不解地问道。

    “看来秦尚书已经明白其中的关窍了。”

    李毅见秦路明已经明白了虎卫军的特殊之处那他势必也明白了这一次朝廷对待这支草原大军的态度。

    “原来如此,既然虎卫军不受朝廷的监管那么他们对于草原人来说根本就无从了解,所以虎卫军前来对付草原大军将会占据极大的优势。”

    上阳先生随即也明白了虎卫军前来金陵城的目的。

    “可是即便如此那虎卫军的人数也就五千人草原大军可是有两万人,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赢对方?”

    齐老此时却还是有些怀疑李毅的推测。

    “齐老既然说到这里那您是否怀疑过当初为何老晋王要将你们这些泗州郡城的人全部都安排到北城?”

    之前李毅在潜入北城的时候就曾派遣安肃打探过消息。

    当时安肃回来禀报说他看到一些人正抬着箱子往北城门而已,李毅随即推断那些箱子中放着的可能就是轰天雷。

    这和当初他们在寿州城那些叛军们所用到方法一致。

    齐老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

    “难道不是因为金陵城北城到了晚上没有人居住,他们将我们安排在那里方便监管吗?”

    “如果真的只是因为这个他们完全可以将你们安排到耀武军和城卫营的驻地附近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李毅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想来他们是拿你们当作幌子吸引那些有心之人的耳目,而他们真正的目的便是在北城门布置出一个巨大的陷阱对吧?”

    敬子正综合了李毅说的所有信息大致推断出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简单来说就是虎卫军此次前来金陵城是为了在草原大军灭掉宗正寺之后将这两万人统统消灭掉。

    为此他们在金陵城的北城门部下了一个陷阱。

    而当初他们在布置陷阱之处为了防止被宗正寺和草原人探查到消息他们便让老晋王将泗州郡城的人全部都安排到了北城。

    这样一来这些虎卫军前往北城便有了合理的借口也能不引人注意。

章节目录

宁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绿毛臭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毛臭豆腐并收藏宁颂最新章节